现在位置:主页 > 博狗体育haobc > 在綫教育火熱 “網師”一年能掙2000萬?

在綫教育火熱 “網師”一年能掙2000萬?

作者:网络采集 ⁄ 时间:2017-03-01 ⁄ 浏览:人次

  香港新聞網1月10日電 從微信朋友圈的公共廣告中,你或許能感受到在綫教育當下的火熱程度。近段時間,以“在綫英語教育”為主打產品的在綫教育市場,正受到越來越多的資本親睞和關注。

  中國青年報報道,數據顯示,2015年第一季度,全球教育投資40%以上投在中國,2015年第二季度全球教育投資30%也投在中國。這個數據兩年前只有5%~6%。換句話說,新一輪O2O移動教育創業,或將成為未來中國創業者的新契機。

  而這個領域裡的創業者,有著雙重身份,既是創業者,又是“老師”。這些教師或許沒有正規的教師資格證,但他們的課程能讓網友心甘情願地掏錢埋單。2016年12月19日,滬江網旗下實時互動教育平台CCtalk在全國、很有可能是在全世界範圍內,召開了第一場“網師合作夥伴大會”,面向全球尋找優秀網師。

  這個目前在業界被認為已經很“牛”的平台,常常要出動一名副總裁以上層級的高管來“拉”一名優秀網師上平台開課。而那些英俊帥氣、靚麗可人的網師們的實際收入,一時成“謎”。

  江西一名年輕教師,一年能掙2000萬元?

  一名教師的價值究竟幾何?如果單純用金錢來衡量的話,那麼,上海一名優質學校的教師可能月薪1萬元左右;額外開設補習班的教師,人均一小時收費數百元到1000多元不等;培訓機構主課的授課教師月薪可能超過3萬元。

  而網絡教師朱偉,他的9節(每節2小時)直播課,在某在綫教育平台上售價799元。這門課,乍一看上去并不算貴,朱偉似乎也掙不了幾個錢。

  但在2015年這個在綫教育的“爆發年”裡,朱偉這節基於一本銷量不過2萬多册的英語題源匯編書而設計的課程,賣出了2330份,算起來,這門課直接創造了約186萬元營業收入,朱偉個人或者說他的團隊,實際收入1781770元。

  “我覺得這件事情可以做。”2015年一年,朱偉和他的團隊總共開設了5門直播課,他透露,這些直播課程創造了大約1100萬元的營收,如果算上他出版的一些英語工具書的版稅和其他綫下收入,“那麼教師的收入是有可能突破2000萬元的。我也是自己做到之後,才相信的。”

  在從事在綫教育之前,朱偉曾在新東方工作了10年,更早一些時候,他不過是江西一所普通學校的英語教師。與大多數學校老師不同的是,朱偉對掙錢、對教學體驗有更多的追求。

  如今的朱偉,自稱不太會在“地面講課”,更喜歡召開全國見面會。他這樣形容一次發布會上的誇張情形,“樓下1800多人,樓上還有幾百號人。現場很多人排隊買我的書,當場就賣出去700多本。”

  “這樣的活動,我願意多做做。”朱偉更像是一個社會活動家。難以想象的是,這個英語老師現在還當起了投資人,他投資了一家音樂公司,“有了這家音樂公司之後,我的很多想法可以落地。包括我們的T恤,放在互聯網上也可以有上千件的銷售量。我的全國講座上很多粉絲會穿著這款衣服來參加。”

  這個老師,還開設了“微店”賣書,據他說,微店書籍的最高單日營收約11萬元;他甚至要介入游學市場,2017年7月1日到14日,召集20位粉絲同學去哈佛大學短期深造,接下來,已有40名同學報名澳洲游學團,滬江將會進行VR全程直播。

  朱偉的介紹,使得講台下的各路“網師”們摩拳擦掌、興奮不已,他們一個個拿出小本本,仔細記錄對自己有用的啓發和想法。生怕錯過任何一個接近2000萬元收入的好點子。

  教師做到這個份兒上“此生足矣”

  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綫記者注意到,朱偉只是“網師”中的尖子,大多數與會的網師都自認不過是一名“菜鳥網師”,他們的收入也遠達不到朱偉所說的2000萬元。但有一點,網師承認,當網絡教師的收入,比在學校裡當老師時高一些。“如果做得好,課程受歡迎,那麼年收入上百萬元,是有可能的。”一名與會網師告訴記者,盡管大家都對互聯網教育非常看好,但真正從頂級學校走上互聯網講壇的教師仍然不多。

  蘇楠楠從2000年開始英語教學,他自稱是“地面教學的藍領老工人”,但在轉型成為網師後,人生的奇遇也開始了。在一個500人的QQ群中,他因為點對點回應了學員們各種問題而受到學員們的熱捧。

  “一次我到上海出差,我在群裡說,要不要我給你們講一個小時的英語發音課?教室不大,50個人。”蘇楠楠說,50人的名額瞬間爆滿,課後他發現,為了聽一小時的地面課,很多同學從江蘇、浙江、湖北、四川等地趕來上海,“最遠的是一個小夥子,來自貴州,坐飛機趕過來。”

  蘇楠楠說,一個教師做到這個份兒上,“此生足矣”。

  除了掙錢,更吸引蘇楠楠的,還有一些別的東西。比如“公平”,不僅是對學生,互聯網教育給了他們隨時隨地享受用頂級教育資源的機會。對於老師,“公平”也變得觸手可及。“我在綫下教了10多年,一個老師要從綫下出頭,首先要看所在教育機構推不推你。你要被迫等待,比如我教詞匯,我上面還有一位詞匯大老師,要等到他退休了或不幹了,才能輪到我,有很多能力之外的因素在影響我成長。”蘇楠楠說,互聯網本身具備的“造神”“造星”氣質,使得優秀的年輕教師可以和老教師站在同一條起跑綫上,“只要你够牛,學生認可,你有責任心,我相信一定會有一片天地。”

  蘇楠楠第一次在滬江網上開課,是在2014年。那時,他以一名“地面藍領工人”的身份向滬江網提出了很多“整改意見”。最終,他被滬江網創始人、CEO伏彩瑞請到了上海,讓他試試開課。

  第一堂課被推上了滬江網首頁,預計一兩千人報名,實際到場人數達到當時服務器極限9000人。課後,蘇楠楠留了一個QQ號,准備了一個500人的大群,准備接待學生咨詢。但結果是,課後兩三天時間,因為咨詢的人實在太多,他和愛人不得不再申請建群,在原有500人群的基礎上,又增加了3個千人群。

  “我從來沒想過,自己的一堂課,課後可以和那麼多學生建立聯系。”蘇楠楠說,那時候自己的QQ處於“爆炸階段”,每天信息閃得非常厲害,有人提出英語專業問題,還有人“純吐槽”,吐槽他們在英語學習上的慘痛經歷。

  比如,有個技術大牛,活兒都是他幹,但口語不行,他的同事專門負責向老板做報告,現在那位同事是他的老板。這讓蘇楠楠堅定了和網友“在一起”的想法,“我們綫下的老師,平時和同學的互動根本到不了這一步,下課我們就走了,最多有一兩個同學來交流一下。在這裡,大家有什麼苦都會向老師說。人生中做教師14年,頭一次感受到了‘被需要’,這麼多的同學都需要我的幫助,那時候我的心是顫抖的。”

  網師是不是只要有顔值就行

  實際上,沒兩把刷子,還真成不了“網絡名師”。這也正是“網師”如今成為稀缺資源被各大在綫教育平台瘋搶的最重要原因。

  “教育做不了假。你有一缸的水,才能倒出一碗來給學生。”CCtalk副總裁孔薇說,曾有投資人向她建議,何不把一些名師的課程拿過來,借此培養更多的名師,批量化掙更多的錢。但孔薇認為,批量化生產的課程,不會有網友埋單。這也正是“網絡名師”越來越吃香的原因。

  CC網師大學是CCtalk專門培訓網師的名校,學校副校長許俊經常要研究名師的特質,并把能够留住用戶的這種特質傳授給網師們。他曾花費4個月,把每天都會上課的用戶行為研究了一通,并研究了3000名網師的行為。

  “很多人以為網師的顔值很重要,其實不是。”許俊說,顔值高的老師的確會在開課時聚集大量粉絲,但一旦粉絲發現你沒有內容沉澱,會立馬離開,“那種不僅有內容,還有一點顔值的老師,經過運營、服務方面的培訓後,才會有市場。”

  東北小夥子陳志遠,網名Lucky Dog,他在一年時間裡,學員從0增長到10.4萬人。許俊發現,他不僅是一名英語老師,更是一名營銷天才。他先在大平台上課,再上公開課、吸粉,然後把粉絲轉到微信上,提供點對點咨詢服務。“點對點的咨詢不是任何人都有耐心的,於是用戶馬上就湧向他。但是你會發現,只了解用戶不行,還要會玩轉用戶。”許俊說,陳志遠最厲害的一點是和學員之間做情感互動。

  2016年12月7日上午8時54分,陳志遠發送了一條微信朋友圈“如果Lucky dog老師,2017年推出一個課程,你今年沒有上完可以接著上,還有高清錄像課,2017年的晨讀課,還有我給你做的教材等等。你覺得這個東西值多少錢?”

  朋友圈上很快有人反饋。有人說,“老師你太帥了,這個課程5000塊。”有人說,“4500塊。”最後,許俊發現,陳志遠贏得用戶的那個“點”是,“你們都不要炒了,我的課程內容很棒,我只收1800塊。”

  一個小時後,陳志遠的這堂課已經賣了10萬元。

  “很多綫下很牛的老師,到了綫上都玩不轉。什麼原因?網師不是沒有技術含量憑空掙錢的,他們除了會教書,顔值、情商、對用戶的了解,全都不差。”許俊說。
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http://www.zzancientcoins.com/a/bogoutiyuhaobc/2017/0301/291.html上一篇:上一篇:mg冰上曲棍球-收藏!吉安13个县市区的来历你造吗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